onlooker

鬼晓得我经历了什么……

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古树旋律啦,渣的不是一般的画风……就这样啦

啦啦啦,我来啦,来补个结尾

说起来,我似乎没给个称谓给她。那么大小姐好了,我家大小姐。大小姐很傲娇(管她承不承认,这是事实)很厉害很博学,也很玻璃心。她很好,什么都好就是太乖啦。她不会和你争也不会说,表面看上去特别平静,但内心早已风起云涌。所以她难过了,如果你们不熟抱歉你什么也感觉不到,如果你们很熟,像我和她。就会大半夜的不睡觉,边喝酒边哭……这个时候你不用说话,因为她听着你的呼吸都会觉得很安心。很像小孩子而且是个是个特别倔特别没有安全感的小孩。但就是这样的小孩,只要你给她一点点温暖,那么她就认定你了,管你说什么,她都觉得没错,做什么她也觉得就该这样。但就是这样的小孩被我伤害了啊……
上面似乎提到过我,管他,我再来说下呗。我啊,是个白眼狼(老爹老妈下的定义是没心没肺,啥都无所谓ㅍ_ㅍ),一个特别特别古怪的一个人,我能和所有人玩的好,但是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陌生。一个天生就适合孤老一生的人……(这个感觉会成真,不是夸大其词,真的可能的)我很没脑子,额,也不是没脑子啦,就是那种我还在思考,但是话已经说了的脑回路……于是很多很多人被我这样的嘴给说伤心了说放弃了……大小姐也是其中一个。其实我真得知道的,知道我们迟早要完,但是太快啦,快到我来不及挽回……我开始真的无所谓的,但是听起我们一起唱的歌,眼泪就这么下来了,我讨厌哭,因为这代表我很弱,但是真的不由自主就下来了。我曾经因为朋友伤过几次,人心不是石头,是肉长的,会疼会滴血。我怕疼,所以不让别人碰我的心,我知道这样不公平,但是我是个很小气很自卑的人,如果你是我的朋友,那么你会在我心里有位置,同样我也想站到你那里去。我不知道是不是很混乱,但是我真得想说没什么,我知道最后是我不对,我坚持不下去了,我很抱歉,因为那段时期真的很难受,各种事压着,我每次看到你的头像灰暗我都望而却步,我不知道你在不在,不知道你是否在和你的阴晴说话,我知道我小气了,但为什么每次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……我突然觉得不是那么难受了,因为你还可以有个人继续陪你,而且她在你的映象里是个很好的朋友,这样很好啊,我可以放心啦,如果可以,呐,QQ里的单独分组“我叫大小姐”我一直留着呢,你会再回来吗?
这些是不是很狗血,我是不是特别虚伪,你知道吗,我恨我的初中时代,因为真的很难看很难看,我特别特别想说人啊,真的要学会冷静还有珍惜。
曾经看过一个故事,讲的是如果每次你伤害别人你就需要钉一颗钉子在木板上,等你每做一件好事再拔下来。你会发现就算你把全部的钉子拔下来了,钉子留下的孔依然存在。就像你已经做了已经过了,你再去想都不过是在空想,白日做梦。所以过就过了吧,你该庆幸的是你还活着,你还可以有未来,有些人真的真的已经没有机会啦,所以对自己说,活下去已经战下去。
好吧,到此结束,废话一堆,没有主题,小学作文……就是这样,晚安。

一点小遗憾,一点小悲伤,一点小无奈,一点小幸运(1)

我来讲个故事,一个我自己身上的故事,当然有些改编,但是差不多吧。

怎么说呢,我们认识的不久也就两年多的样子。我们是初二认识的,因为一次考试她做在我的前面,因为基本的礼貌,于是乎我们有了第一次交谈,于是乎我们拥有了彼此的小幸运。那时的她特别耀眼,我在隔壁班总是能听到她的威名。比如她又是第一啦,她又得什么奖啦,她要参加什么什么比赛啦,诸如此类。总之就是特别特别的高大上,相反我就不是很起眼,成绩中等,样貌平凡,体育差,文化差,像我这种人丢在人海里,再想找回来简直犹如大海捞针。因为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最多,因为我就是一个普通人。然后因为考试调教室,我们被分在了一个教室。曾经我以为我和那种天天上榜的人没有什么交集,结果就是everything impossible。

哦,说起来当时我当过好长一段时期的“小三”。她因为很耀眼嘛,免不了当时一堆人总是挤在她的身边。而那时她其实有两个玩的很好的姐妹花。记住她们两个哦,因为她们是后来的主线人物。因为在后来,她们两个打碎了当时耀眼的她。为了方便,一个叫雨,一个叫月吧。嗯,你想说当时我怎么想的吗。其实说来惭愧,我是一头狼,一头“白眼狼”。这应该是她现在最想对我说的。为什么这样说,等会再解释。说回正题,我和她的两个小姐妹有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。为啥,因为她们之中月伤害了她并且不是一般的严重,当时雨和月当时和她玩的特别特别好,好到一种诡异的程度。所以月的伤害导致现在她对朋友有种莫名的抵触,对友情也充满了不信任感。曾经我问她恨不恨雨和月,她的回答是“恨?我是想恨的,只是我该以怎样的方式恨呢?就这样吧。”就这样事情就不了了之了。但是她完全没有自己说的那么轻松,那么阔达。她虽然依然耀眼,但是却暗淡了很多很多,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,无数次的鼓励无数次的加油,她依然如此,于是我对她说下了一个海口,一句至今想来觉得有些可笑的话。“不要这样了,还有我,我不会伤害你,我会陪着你。”当然我现在已经食言了。

故事就先讲到这里,我不会说话,也不会讲故事,所以文字很简单,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表达,只是怎么想就怎么写了,这个还没写完,有时间我就来补上。谢谢。